玲珑孽怨 第六十九章 穷途末路

    时间:2018-09-21 「灵儿……」成进心中砰砰直跳。寻思着待会如何瞄个空子,救了霜灵出来。   果然,过不多时,赵霜灵被团团围住押了出来,装入一架囚车之中。成进暗暗心急,对手人多,自己只身要救人已是凶险非常,灵儿还这般给装入囚车,一时更不知道如何下手。今日丧母本已有点精神恍惚,现在亲眼见到妻子被抓,心中不由乱作一团,脑中嗡嗡作响,无论如何也是静不下来,连云儿慢慢走离身旁也没察觉。   那长官待所有兵卒都从府中出来后,吩咐给赵府贴上封条,令旗一挥,押着赵霜灵并一众家丁奴僕,浩浩蕩蕩回城而行。   「大……大人……我们犯了什么罪?」赵霜灵壮着胆子问。   却没人理她。   成进失魂落魄地回到龙神帮,只感浑身发软,头重重的疼得厉害,连打了好几个喷嚏。满身污泥也不顾了,躺到床上,蒙头大睡。   一觉醒来,窗外阴暗一片,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,此刻又是深夜。   成进作势想爬起身来,却发觉自己手足酸软,使不上几分力气,胸口闷热,头脑晕眩,全身难受之极。伸手一摸额头,热辣辣的烫手。他已经很久没试过生病的滋味了。   成进「咚」的一声倒回到床上,眼直直地望向上方,心中好像千头万绪,却又是空空一片。   「灵儿没了……虎子背叛我……」   「都是我自己……都是我自己!」   「娘是我逼死的,是我逼的!我一心一意想救娘,最后却逼死了她!哈哈!真好笑!」成进哑着声,乾笑两下,几滴泪水潸然而出。   「要是……要是我早让娘跟灵儿离开赵府,就没事了……会没事的……我这大笨蛋……怎么那么晚才想到!可怜的灵儿……」   「灵儿……灵儿……关在官府里,要受很多苦的,她还怀着我的孩子啊……那罗参不知道会怎么折磨她……不行,我得救她出来!她是我的妻子,我得救她出来!」挣扎着又想爬起身来,但终于再一次躺回到床上。   「可……可是官府戒备森严,怎么救?我救得出吗?」   「可怜的灵儿……是我没有好好对她。如果……如果她不是赵老贼的女儿,她其实真是一个很贤惠的妻子……娶到她,其实是我的福气,是我的福气……」突然间,成进感到自己从未像现在这般地想念赵霜灵。   「可我还能再见到她吗?」   成进呆呆地卧在床上,很累,想闭上眼睛大睡,可睡不着。他就那么一直想着,想到天亮。终于,双眼再也顶不上,合了上去,沉沉又一次睡去。   这病骤然而至,自是难以痊癒,病情虽是一天天渐退,但身体仍是难受之极。成进整天躲在房里,除了大夫和几个亲随外,谁也不见。   姨妈和姐姐也不见。   他不想让她们知道自己的病,他也不想让她们知道赵府的失陷,他不知道怎么向她们说明自己其实割捨不了灵儿。他只是在努力吃药,他想要尽快康复。   「罗参!」   「我不会让你得手的!我还有我的龙神帮,你抢不了去的!」   「我要救出灵儿!她是我的!她是我的妻子!」   他心中暗暗发着誓。   可数日过去了,他的病只好了不到一半。   而罗参却抢先找上门来。   「报……报告帮主,官……官府已把这座山团团围住了!」   「什么?罗参这王八羔子!趁我生病……」成进跳了起来。   病未癒也顾不得了,成进披上大衣,快步来到厅中。   「帮主……官兵好厉害!山下的弟兄们抵挡不住了!」   「报告帮主!张龙李豹两位坛主只一招便给一个长鬚大官斩下脑袋,官兵已攻到半山腰了!」   「帮……帮……帮主……弟兄们实在挡不住,有……有……有不少弟兄被抓了……还……还……还有一些人……投……投降……」   成进脑中混乱一片,这几日卧病在床,对于帮务根本没打理过,这些怕死的家伙这些天看来多半是偷懒了,自乱阵脚。当下冲出大门,居高而望,只见山下黑压压一片,儘是人影,渐渐移近,远远听得声音道:「众盗贼听者:顽抗者格杀勿论,弃械者从宽发落!」   「他们果真这么厉害?我……我……我太小估官府了……」骤然间冷汗透背。   成进一咬牙,提剑冲了下去。后面的亲随叫道:「帮主,敌人厉害,你的病还没好呢!」成进只当没听到。   可刚冲出两丈开外,后面噪杂之声大作,有人叫道:「不好啦!官兵从后面攻上来了!帮主,后堂已经被佔了!」   后堂!   成进脚一软,几乎当场昏了过去。   「姐姐!」成进心中大叫着,提剑又奔了回来,便欲冲入大厅。   「帮主,打不过的,还是逃吧!」   「不行!」成进大喝道,他怎么能抛下姐姐和姨妈独自逃生?可步法凌乱,奔没两步,一脚踩空,连人带剑跌在地上。   「帮主,你大病未癒,不能跟他们硬拚的。那边有条小路,我们还是逃吧?」   「我……」成进提一口气,只觉全身软绵绵的实在没多少力气,四周的帮众越来越少,很多人已经各自逃命去了。   突然眼前一亮,远远的只见四五十个官兵押着一队女人,正向山下走去。   「姐姐在那里!」成进强提一口气,当即朝那方向冲去。可距离遥远,一眨眼间,那队女人已给树林隔断,看不到蹤影了,只是大批官兵吆喝之声越来越近。   「走吧,帮主!再不走来不及啦!留得青山在……」   成进长歎一声,归剑入鞘,沿着山旁一条小路,飞奔下山。   沿路倒也碰到十数名零散官兵,成进不费多大力气便将他们料理了。料想官兵主力是从正面和后面攻上,厉害角色都在那儿。   成进一口气直奔下山,山脚下便都是乡村小路。偶尔有几名官兵发现了他的行蹤,大呼小叫地追了上来。成进脚下毫不停歇,有路便走,不辨东南西北。   也不知跑了多久,又跑到一座小山之上。成进全身脱力,一跤摔倒在地上。回头望去,龙神帮早已远远的望不到了,不仅追兵不见蹤影,就连跟着他逃出来的亲随,也给抛在身后,不知所蹤了。   成进急喘着气,一步一步慢慢前行。不久看到山上有一座废弃已久的破庙,当下慢慢挨了进去。   又惊又急,又饿又累,兼之身体尚是虚弱之至,成进一寻到栖身之所,当即摊到地上,累得再也爬不起身了。   「没了……什么都没了……」成进悲从中来,忍不住放声大哭。   「灵儿没了,姐姐没了,姨妈和阿琪没了,那一个个漂亮的女奴,都没了!」   「龙神帮没了,帮中几十年积下来的金银珠宝没了,呼风唤雨、为霸一方的威风,全都没了!」   「我这是在干什么!」成进对天高呼。   「我苦心积虑这么多年,我报得血海深仇,我把娘和姐姐救到自己身边,我把仇人的一切都收归己有。我不是干得很成功吗?怎么这么快全都没了?」   「我是在做梦吗?那些日子的得意是梦,还是现在才是梦?」   「还是都不是梦,是我这笨蛋太得意忘形?」   成进心中猛烈地绞痛着。   呆呆地望着庙中那残破不堪的佛像,成进喃喃道:「难道这是天意?」   他终于昏了过去。他虚弱的身体经不起这样的打击,他太疲累了。   快一天了,成进一直呆在这破庙中,他不敢随便现身。周围没有什么吃的,他只好摘了树上几颗青果充饥。几番的大汗淋漓之后,病竟也又好了几分,只是身体仍是十分虚弱。   「我不能老躲在这鬼地方等死!就算不给抓到,饿也饿死我了。我还要救出姐姐和灵儿呢!」成进心道。   当下将结在头上的头发放了下来,抹了几块泥土在脸上。他本来衣裳就凌乱不堪,此番又是披头散髮,面如土色,一付乞丐模样。   成进慢慢走下山来,沿着大路,一路小心地朝城里的方向走去。   走到半路,突然想起刚买的那座大屋便在左近。此刻落难之时,那儿没人居住,正好容身。   走到大屋,成进已是脚步虚浮。当下以剑作枴杖,推开大门,跌跌撞撞地走了进去。   刚刚回身掩好大门,突然发觉屋里有人。   是虎子。   穿着差役服饰的虎子。   「你是……你是小少爷!」饶是落魄成这付模样,虎子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。   「虎子?」成进一见虎子的装束,怒火中生,喝道,「你……你这叛徒!原来是你带官兵去害我的!」挥剑出鞘,一剑向虎子直劈过去。   可是他此际大病未癒,这一剑劈得有气无力,虎子轻易闪了开去。   「我没想害你!你赶我走,我还能去哪儿?要不是罗知府还赏识我,肯让我回到他那儿做事,我……」虎子一边闪一边叫着。成进阴着脸一言不发,只管追着虎子便砍。   「是……是罗知府食言,他答应过只要我帮他,他不会害你性命的……」虎子叫道,「他会让你回武昌……」   「废话!此刻还想我信你吗?」成进怒叫,一剑又劈了过去。   虎子轻轻一闪,突然伸手一格,击中成进的右手。成进手臂一软,长剑坠地,虎子顺手一推,将成进推得连退几步,跌坐到地上。   「小少爷你病了吗?还是受伤了?怎么一点力气也没有?」虎子问。   「叛徒!罢罢罢,虎落平阳被犬欺,死在你手里也是我的报应。嘿嘿,提我的人头去给罗参,保你陞官发财!」成进恨恨道。「唉!」虎子长歎一声,「小少爷,此地已容不得你,你还是快点离开这儿吧。你身上没带银两吗?这儿还有几百两。」摸出几锭元宝和几张银票,放在地上。   「不用你假慈悲!你不是在这儿守株待兔等着抓我吗?」   「要是想抓你,这儿就不会只有我一人了。」虎子道,「我是来看这屋子的。」   「嘿嘿,看什么?你自己想住?」成进冷笑道。看看四周,似乎也真的没有别的官兵,当即放下一半的心。   「嘿嘿!」虎子乾笑。   「好,你要这屋子我不介意。不过我问你,我姐姐跟灵儿她们现在怎么样了?罗参有没有为难她们?」   「唉!小少爷,你现在自身难保,就不要管那么多了。还是尽快离开此地吧……」   「也就是说罗参为难她们了?这混蛋!你说,他是怎么对她们的?」   「唉!小少爷,这种事,还用问我吗?那么漂亮的美人……」   成进胸中「砰」的一声巨震,拳手捏得紧紧的。   「淫人妻女者……人亦淫其妻女。」这句话不久前他才得意洋洋地对着赵昆化说过,此刻却又一次地一遍遍地从脑中刷过。   「不行,我要救她们出来!我得救她们出来……」成进喃喃自言自语。   「算了吧,小少爷。你斗不过罗知府的,他是官你是贼,何况他还有朝廷派来的援兵。」   「你为什么老是要我走?罗参给了你什么好处?」成进瞪眼道,「是不是把我的东西都赏给你了?」   「嘿嘿,小少爷,你就不要问那么多了。离开这儿吧,留在这里对你没什么好处的,罗知府还在到处搜捕你呢!再说,你身体又不好,心情又不好,没法冷静,再这么下去很危险的。」   「我是不冷静!我是不冷静!」成进跳了起来,朝虎子直扑过去,「你说,你得到什么好处?你不是一直垂涎我姐姐的美色的吗?是不是把她赏给你了?你说,你说!」   「小少爷你不要这样!」虎子一把推开他,说道,「是,罗知府是给了我好处。不过你也知道他那个人不是好相处的,我能得到什么我自己还不知道呢!我不会在他身边太久的。罗知府诡计多端,一定还在想着什么法子要取你性命。小少爷你就听我一句,不要管这儿的事了,走吧。虎子不会害你的。」   「嘿嘿,你帮那王八蛋害了我,现在又来说风凉话!你今天不抓我,算你还有良心,你走,我不想再看到你!」成进什么话都听不进去,大喝道。   「好,我走。只是小少爷还是听我的话,离开这儿吧……」虎子仍然说着这句话,慢慢走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