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儿女 敬爸妈 家和万事兴 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社区搜索|新手帮助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区活动 >

保姆放火案男雇主否定提出天价索赔:妻儿是无价的

  无论何时,别忘对惨剧受害者温柔以待

  ■ 视察家

  保姆纵火案中的男雇主很体面,可乱质疑者吃相如此丢脸。

  “听过很多道理,却依旧过不好这一生”,这是电影里的台词。喝过很多讲宽容的鸡汤,却依旧做不到宽容这一点,则是许多现实人心的写照。某些人对保姆放火案受害者家属的立场,就印证了这点。

  在遭到“天价索赔”的质疑后,遇难者家眷、男雇主林生斌日前接收采访时作了回应。他否定曾提出“一个孩子一亿”抵偿计划的网络传闻,称“怎么可能提这个要求,我妻儿是无价的”“四个最爱的人走了,我一个人要什么钱呢?”就在7月 12日,他还在微博表现,决议结合朋友发动设立公益基金,致力于晋升中国高层住宅防火减灾程度,增进家政业完善保姆甄选治理机制等。

  有网友说,林生斌是少有的体面人。就目前看,他当得起这样的荣褒。“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”,许多人奉若箴言却未曾做到的,他做到了。

  丧亲之痛,其悲孰甚?他也有悲哀溢于文字的吊唁,但没有打悲情牌厉声控告,也没像祥林嫂“我真傻,真的”般溺于悲伤,而是不卑不亢、抑制抒发,哪怕谣诼当前,也未怒不可遏。设致力高层防灾的基金会,从个体际遇照见公共隐患痼疾,则益显其人格厚度。

  但受害方的不怨不尤,不是外界能够搅浑水或泼脏水的理由。跟他的体面比,有些人的心态何止不体面,甚至还有些龌龊。比方造谣称“男主人和女保姆有染”,好比渲染未经充足证实的结论——受害者家属要求“一个孩子索赔一个亿”,指责其“吃亲人的人血馒头”,逼其自证清白。这些人或是不嫌事大的看客,或是自以为真相在握、将质疑之箭乱射一通的“伪理中客”。

  “宽厚”本是种价值正确,但到了现实层面,老是苛责别人轻易、理解别人太难。对从无端造谣、质疑中取得围观快感的人来说,他们投出质疑的飞镖容易,“毋行苛刻”太难,他们掂量“刻薄”与“理解”对应的注意力收割量时,会罔顾瞎质疑可能对受害方造成的二次伤害。

  在舆情事件特殊是惨剧中,无论何时,对受害方,大众原来都该更加宽厚。“礼不伐丧”,对个人亦应如斯,我们未必做得到物伤其类、懂得他们,但尽量不去凭着未证实或不具备事实基本的信息对其围困,防止造成“再度损害”,则是可以做到的。

  拿该事件而言,男雇主要求物业彻查真相,通情达理;即使索赔,索赔金额再高,也是其权力主张。对其诛心,是认知扭曲,也失去了最少的人文精力。

  想起某争辩节目曾探讨“丑闻主角是否该被万人虐”,主持人马东就说,要分清悲剧主角跟丑闻主角的差异,不能一概而论。而当下,打算把悲剧受害者扭成丑闻当事人的,总不乏其人。

  可以确定,这个社会像这样朝受害者乱扔石子的人越少,公共空间会越澄明。

  □仲鸣(媒体人)

上一篇:湖北荆门警方回应“一男子叫嚣开除交警”
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+友情链接申请